收藏本页 | 设为主页 | 随便看看
普通会员

新疆北展盛世会展服务有限公司

展览展会,论坛会议,发布会,搭建

供应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» 企业新闻 » 农村清洁取暖困局待破
企业新闻
农村清洁取暖困局待破
发布时间:2018-05-11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323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摘要: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不仅是环保要求使然,也是提升百姓生活水平的重要途径。尽管多部门已出台支持政策,但经过上一采暖季的实践,农村地区清洁取暖仍暴露出诸多问题。

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不仅是环保要求使然,也是提升百姓生活水平的重要途径。尽管多部门已出台支持政策,但经过上一采暖季的实践,农村地区清洁取暖仍暴露出诸多问题。在日前举行的2018中国农村清洁取暖高峰论坛上,多位业内专家从不同角度分析了该领域亟需解决的重点问题。

在经历了上一采暖季的“折腾”,尤其是煤炭再次被允许使用之后,农村地区清洁取暖在某种意义上似乎再次回到原点“将农村清洁取暖与脱贫挂钩,用能源系统变革影响整个三农走向,将振兴农村的课题和能源变革结合起来。”中国工程院院士、清华大学教授倪维斗在日前召开的2018中国农村清洁取暖高峰论坛上表示“从这个角度来说,清洁取暖又是农民怎样更充分地利用农村资源的问题。”

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吴吟的建议则更加具体。他认为,以人为本,因地制宜,以提高建筑能效和转变生活方式为前提,推进农业生产废弃物能源化利用,将煤炭清洁利用与清洁能源替代并重,推进农村取暖革命和用能革命,应是推进农村清洁取暖的重要思路。顶层设计原则清晰,技术路线成熟丰富,为何农村地区仍是清洁取暖难点?“煤改电”还是“煤改气”?

记者注意到,当前农村清洁取暖方式已经多元化,如“煤改电”,“煤改气”、清洁煤搭配节能环保炉具、生物质能源搭配相应炉具等,甚至醇基燃料、太阳能、浅层地热能等也都在多地实施且效果良好。但具体到“煤改电”还是“煤改气”这一问题,不同专家给出了不同答案。

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、全国能源基础与管理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副主任白荣春认为,农村清洁取暖要坚持因地制宜原则,不能简单地理解为“煤改电”“煤改气”,要根据农村实际,多元发展。“如果非要区分‘煤改电’或‘煤改气’的话,我看好‘煤改电’”。 白荣春认为,从能源战略角度来看,在需求端大幅度提高用电比例,即“电气化”,符合国家能源战略方向。同时,用电本身要比天然气更加方便,因为目前我国的电网相对完善,其所覆盖的范围比天然气要广得多,很多农村地区天然气管网尚未覆盖。此外,用电也比用天然气更具经济性。“散煤的替代能源确需因地制宜,但从能效角度来看,‘煤改电’并不是一条理想之路。”中国煤炭加工利用协会会长张绍强表示,我国电力总量的60%70%是燃煤发电,当前燃煤发电效率基本处于40%左右的水平,效率最高的也尚未超过50%。以电取暖,电力进入用户家里的过程也要产生能量损耗,而以电作为加热体加热,即使能够达到95%的效率,也还有5%的能效损失。而且取暖所需的基本是低温热。“所以,综合来看,以电取暖的能效并不是十分理想。”
张绍强认为,电力行业征收碳税后,电的价值需重新思考。在北方地区农村清洁取暖这一领域,对“煤改气”应有充分信心。虽然上一采暖季气源不足、农村基础设施薄弱,但这些问题都可以解决。因为这些问题是由任务时间太紧造成的。从量上来说,北方地区农村供暖加炊事,共需约1000亿方米天然气,这并不是“天文数字”,是可以保障的。

对此,吴吟提出,农村清洁取暖要走专业化道路,支持专业化农村清洁节暖企业发展,因地制宜地提供供暖系统咨询、设计、安装、调试、运行、维护“一条龙”服务。
农业部农业生态与资源保护总站能源处处长李惠斌建议,相关部门提出系统的解决方案,需要拿出一系列不同方案,以适应不同情况的农村地区。

燃料适配炉具面临双重考验
中国能源行业协会民用清洁炉具专业委员主任郝芳洲表示,在不具备“煤改电“煤改气”条件,且环境容量较大的地区,实行清洁煤搭配节能环保炉具、生物质成型燃料搭配专用炉具,目前是最经济有效的措施。但是,燃料适配炉具这一方案,除面临外部政策不稳定带来的市场波动外,其自身燃料和炉具的质量仍是困扰行业的一大难题。

郝芳洲透露,由于清洁煤的质量难以保证,在很多地区甚至出现了“洁净煤像石头,点不着火,点着火不起火苗,做饭做不熟,暖气烧不热”等问题。
对此,张绍强也表示赞同。他认为,对于天然气或电暂时不能覆盖的区域,“好煤配好炉”是一条可行路
“但

目前我国清洁煤并没有符合现在环保要求的标准,仍停留在二三十年前的标准。而有很多所谓的‘洁净型煤’只是把煤末压成球形,其排放和热稳定率都很难保证。清洁煤不只是形状,还要把固硫剂添加进去,以降低二氧化硫排放并在燃烧时真正实现高效、稳定。”张绍强强调。
采访中,山西某电力公司的一位负责人向记者表达了同样的困惑。据其介绍,其所在地区为产煤大县,虽然也有光伏、风电、天然气等清洁能源,但体量最大的还是煤炭,如何在取暖中利用好煤炭是最现实的问题。但目前清洁煤并没有相应标准,清洁煤的生产也没有明确的监管部门,这无疑会让“以煤代煤”行走在没有指示牌的路上。

除了燃料,炉具质量也有待提高。数据显示,截至2016年,我国节能环保炉具的市场占有率不足30%
记者获悉,在大规模“煤改电”之际,部分电锅炉生产企业为抢占市场空间,存在以次充好现象,有的电锅炉热效率很低,甚至只有80%左右。而天然气锅炉粗制滥造、低价竞争的现象同样存在,不仅使用寿命短,热效率也难以保证。

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锅炉炉窑除尘脱硫委员会副主任杨明珍认为,天然气锅炉还涉及到排放问题,不合格天然气锅炉的氮氧化物排放很高,这样的锅炉无疑与清洁取暖的目的背道而驰。“在燃料适配炉具的技术路线中,燃料是关键,但不能放弃炉具的设计与创新。”杨明珍坦言。建筑亟需节能改造在困扰农村清洁取暖效果的诸多因素中,农村建筑节能始终是绕不开的一环。

据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建筑节能测评中心副主任邓琴琴介绍,连续6年的调研结果显示,我国农村建筑围护结构保暖性能较差,农村住宅外墙81.5%240毫米砖混结构和砖木结构,一般无外饰面,且86.9%的外墙无外保温,仅部分区县农宅外墙采取了聚苯板的保温措施。

围护结构保暖性能差,直接导致热量散失、能源浪费。相关检测数据显示,未作节能改造的农户,一个采暖季大概需要使用三吨煤,而节能改造后,可以节省一半燃料,不仅节约了成本,也减少了污染物排放。“我们调研发现,对北方地区而言,不论是不同区域采用不同取暖方式还是同一区域使用相同取暖方式,房屋保温已经成为决定取暖效果和室内温度的关键因素。”中国清洁炉灶联盟常务副秘书长、北京化工大学国际教育学院院长刘广青告诉记者。

记者了解到,受经济条件薄弱和建筑体量大的限制,农村建筑节能改造要达到现有城市75%的节能水平较为困难,但兼顾建筑可持续发展,农村住宅节能改造标准总体目标是满足50%节能基本要求,条件较好的地区,宜实现65%的节能目标。

吴吟认为,应引导农户集中居住,按节能标准建设和改造房屋,将农村建筑节能纳入监管。
据测算,如果以每户农宅100平米计算的话,对其外墙、门窗、屋顶加阳光间节能改造费用为5.9-7.2万元之间。这对于普通农户来说仍是一笔不小支出。
对此,邓琴琴建议,应合理有效地使用财政补贴资金,农宅建筑节能改造和能效提升补贴资金宜与农村其他补贴资金整合,以扩大农村建筑节能示范影响力。同时,要研究有效的补贴发放机制,依据各项目所取得的实际节能减排效果发放补贴资金,形成长效效应,并制定实际配额制,分配和落实农房改造指标。

为进一步促进“电化新疆”政策实施落地,新疆清洁供暖论坛6月伊犁,7月哈密举办,为当地相关部门了解最新清洁供暖技术和产品提供平台,也为企业开拓新疆市场提供最佳宣传机会。important; 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我公司承接各类会议、推介会、交流研讨会,有需求欢迎致电:18139618741